49. 新加坡🇸🇬工作生活20年的体会 / 新加坡本土Tech企业有什么挑战

Frank在2002年起就在新加坡学习/工作/生活/研究。在这期节目里,Frank分享了为什么他鼓励大家考虑移民新加坡🇸🇬。新加坡和气候,饮食,文化如何?新加坡有什么大公司或者研究院吗?在节目的最后,我们悄悄透露怎么找Frank兑换免费的辣椒螃蟹 🌶️ 🦀️ 😋。

ISMAR论文投稿  https://ismar2022.org/

嘉宾:Frank Guan,Singapore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https://sites.google.com/view/frankguan

https://www.linkedin.com/in/frank-guan-a7604221/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kBHxAyK1gs

Bilibili: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XY4y1e7JG/

文字版:请往下滑

音频版在你的播客app搜索「李丁聊天室」

比如 :

- Apple Podcasts https://liding.page/apple

- 小宇宙  https://liding.page/xiaoyuzhou

- Podcast Casts: https://liding.page/pocketcasts

- Overcast: https://liding.page/overcast

- Spotify: https://liding.page/spotify

0:00 节目预告

2:50 新加坡简介(种族,文化,气候, 饮食)

6:25 新加坡房产分配制度

9:52 为什么Frank会决定离开业界加入大学

12:50 新加坡有什么主心骨在本土的公司吗?

17:19 为什么新加坡没有集群的研究院?

20:56 新加坡的大学环境介绍

23:57 Frank想给各位分享的话 / 辣椒螃蟹

25:50 Frank认为新加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32:00 ISMAR学术会议的宣传 https://ismar2022.org/

36:19 下期预告:怎么选择Startup的option offer和上市公司的RSU股票offer,我们也闲聊到NBA球员的报税情况

ISMAR论文投稿  https://ismar2022.org/

制作/主持/字幕:李丁泽宇

文字后期整理:郭煜

下期节目预告

下期节目里,我和在美国税务行业工作的Adam聊了聊怎么选择Startup的option offer和上市公司的RSU股票offer,我们也闲聊到NBA球员的报税情况。

感兴趣的听众可以订阅并开启通知,第一时间得到提示。

本期节目文字版全文


李丁:欢迎来到新的一期李丁聊天室,今天我们请到了 Frank 来跟大家讨论在新加坡工作生活的一些体会,Hello Frank!

Frank:李丁你好。

李丁:在新加坡待了多久了?

Frank:算起来让我想一想,我是 2002 年来新加坡的,到现在为止,差不多要二十年了,将近二十年了。那么一开始来新加坡,是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读的 PhD,后来完了之后就在新加坡这边,在工业界做过几年,后来发现后来就觉得其实学术界也是蛮不错的,后来又转回到学术界。目前来讲是已经在新加坡有了自己的家庭,也有自己的小孩,也在新加坡的一所公立大学担任教职。所以说是非常高兴,谢谢李丁给这个机会能够跟大家分享一下。

李丁:所以说相当于你有一半的时间是在新加坡度过的,这其实是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Frank:对,你说的太对了。其实我前两天还在心里跟自己讲说,我在国内可能也是生活了二十年左右,我这边已经将近生活二十年了,这基本上相当于是我的另外一个家乡了,可以这么说,而且我的小孩子,他们都是在新加坡本地出生的,那么所以说是对这边也是有一些感情了。

李丁:对于新加坡不太熟悉的一些观众来说的话,你可不可以给一个比较简短的介绍,说大概一些背景,包括地理这些方面。

Frank:好的,行我相信因为现在有互联网,还有媒体,大家应该是对于世界各地应该都是至少来讲是有所耳闻了。那么我可能就给大家很快的讲讲新加坡的基本的概况了,那么可能就从一开始就讲一讲。大家最直观一个印象就是新加坡这边是华人占大多数,对吧。那么其实这个事是对的了。新加坡目前来讲,有将近应该是五百多万的人口,那么华人占 75% 左右,那么此外还有一些比如说是马来族的人群,还有印度族的人群,还有一些其他种族人群。那么这边的气候基本上来讲每天都是 24 到 34 度,因为他是在赤道线上,是北纬一度,所以说我们经常开玩笑是说,在新加坡只有两种天气,一种天气就是说下雨,一种天气就是不下雨。那么这种就是有个什么好处,基本上一年 365 天,除了打雷的时候可能是有安全的考虑之外,其他时间你都可以去外面游泳,因为气候还是比较适合游泳的。他也是航空的一些枢纽,所以说从这边比如说去国内,或者说去其他的地方,其实都是非常方便的了。有一个统计是说从新加坡出发,四个小时之内可以到达全世界百分之将近一半的人口。

李丁:因为是他靠近就包括中国和印度就已经一半了,对吧?

Frank:对是这样子的,那么还有一个可能是讲一讲新加坡,可能一开始很多人,包括我自己刚来新加坡的时候,觉得这边大部分都是华人,是不是说跟国内很多的方面都是很一样的。我就给大家讲一讲,这个可能是有一点点,如果在这边工作或者生活时间长了会发现,其实跟我们在国内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因为新加坡它是一个多种族多文化的国家,或者一个城市了。那么它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一些不同的人群,在这边大家都能够很开开心心的很和睦的在这边相处,肯定是说要各种族和谐,各种族平等,所以说它要尽可能的是大家都能够公平的,要公正的在这边生活,所以说它在本地的文化里,它是一种比较开放比较包容的。那么虽然是说它是对我们华人来讲,其实当然是因为主体都大部分都是华人,所以说有很多的方面跟我们还是有点类似的。比如说我们吃的这方面,包括文化,我们也有假期,春节假期,那么但是它也有比如说圣诞节,还有印度的屠妖节 Diwali,那么所以说各个方面,你会发现很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不同种族,不同国家,不同宗教,不同背景的人,在这边大家都能够很开心的,很和谐的生活在一起。所以说它是一个很好的,是能够把东方西方的这些文化能够交融在一起。吃的方面,很多方面都是跟国内其实都相关,都是很类似的,特别是跟南方的像福建广东海南这地方它的饮食其实是结构是蛮接近的。新加坡是一个美食天堂,因为他是有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那么每年米其林都会有一些不管是三星级二星级一星级,都有很多的这些餐馆在本地在这边。

李丁:你刚才提到了一点,新加坡是一个多文化多种族多宗教的一个国家,那之前我记得好多年前,我已经忘了电影的名字了,我记得好多年前看了一个新加坡的电影,里面就提到了好像是说,好像什么公屋分配按照种族来配比的,这样子能够达到能够实现出效果,不会说一个种族聚群了,而是说你从小生长的环境是个多文化的一个环境,这个情况现在还是这样子的吗?

Frank:对,其实市政府在很多年之前推广,就叫居者有其屋,那么成立了一个政府机构,叫做新加坡监屋局,专门来建造这些公共的房屋,给新加坡的公民。他们可以申请,当然现在如果说是你是 PR,就是所谓的 permanent resident,你满足条件也是可以申请可以购买的。当初其实在历史上新加坡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因为种族之间有些摩擦,所以说也是会造成了一些社会的不安定的这么一些问题。后来政府就出台了这么多规定,是说你在一个特别是政府重建的这些所谓的组屋里面,每个种族的居民人口它是有一定的比例限制的。那么这样就可以是说是促进各个种族的这些公民之间互相交流互相理解,因为他们是认为是说其实很多的摩擦,很多的冲突,其实都是因为不够互相理解,不够了解,所以才导致。如果说他们之间能够多一些信任,多一些谅解,我相信现在大家也都知道,这样可能有的时候相处起来就会减少很多的摩擦。包括除了这个房屋之外,其实他们在从小学开始,就会有一个叫做种族和谐日,这个是蛮有兴趣的一个事情,每年都有这么一天,就比如说是每一个种族的小朋友,都会穿上自己种族的特色的服装,去学校参加各种各样的活动,这样做的目的是说,从小他们就培养一种观念是说我知道他们别的种族他们是怎么样子,他们的文化是怎么样子的。包括这样话他们就可以建立起来很多的这些 networking,不是有种族之间可以人为的把它给分离出来。比如说我的小孩子,他自己本身就有很多的这些别的种族的一些好朋友,感觉他们都会觉得其实他们都是新加坡人,所以说这个我觉得是他们就从一开始应该是很多年以前就开始实行的这么一系列的这些政策了。就可以保证是说,大家不管你是从哪里来,都可以很和谐的大家在一起开心的生活。

李丁:了解,对你刚才你提到了最开始介绍的时候,你说到说你是在当时毕业之后,在新加坡的业界做了一些年,后来感觉你想去学界也尝试一下,之前我也跟其他很多在美国这边的业界学界之间来回切换的教授也聊过,想听一听就是说你在新加坡的当时的思考决定的过程是什么样子的,为什么你会想到说想从公司离开去学校?

Frank:这个是一个非常非常有意思一个问题,当然是说这个是因人而异的了。因为每个人自己的兴趣,还有自己的发展的规划不一样,那么我可能就先介绍一下我自己,从国内毕业了之后来这边就直接是没有工作,来这边是读的 PhD。后来读完 PhD 之后,我当时是觉得我自己一直在都在学校里,所以说没有去业界去工作过,就想想就业界是怎么样子一个景色,所以说先去了摩托罗拉在新加坡的分公司,后来又去了松下在新加坡分公司,那么整个来讲,那时候的主要的工作是做研发方面的工作,是开发了类似比如说是软件开发或者系统开发之类的。后来发现觉得经过一段时间之后,觉得再回想起来觉得其实研究这个方面其实也蛮有乐趣的。后来我就回到了南洋理工大学,我博士毕业也是在南洋理工大学毕业的,后来就回到南洋理工大学,那么就在那边就开始继续做一些研究,包括做一些是这些管理这方面的工作。这个我觉得工作是一种,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就是通过这么一个历程,人生历程,可以慢慢找到自己的真正的兴趣。有的人可能一开始觉得做研究或者说做教职就是自己的终身的兴趣,有的人可能比如说像我的话,觉得我喜欢尝试新的东西,我没有经历过东西,我要尝试试一下,尝试之后我觉得还是之前努力的蛮好的,所以又回来了。那么现在觉得其实目前觉得还是做研究,因为是我相信很多做教职的朋友,可能跟我也是有同样的这么一个感觉,是说可以做一些比较前沿的东西,尝试一些新的东西。当然不是说是做业界就不是做前沿的,不是做新的东西,只不过是说,而且我也挺喜欢是跟学生在一起的,因为觉得把自己的知识经验传递给学生,他们就可以更快的更好的成长起来,这也是一个蛮好的一个事情。

李丁:我有个想 follow up 的问题,比如说你刚才提到了,你在新加坡摩托罗拉做了一段时间,又去松下做了一段时间,感觉可能不是特别合适,就需要回到了南洋理工大学当教授。我就想问一下新加坡的 IT 行业,或者说互联网行业技术行业,有哪一些比较本土或者说主心骨在新加坡的一些公司有吗?还是说这两个公司是因为我不知道,因为听起来好像摩托罗拉是美国公司,松下应该是日本公司对吧?

Frank:对,我个人感觉是说这个跟可能在新加坡的业界,特别是说做计算机行业,跟美国还有跟在中国来讲,它还是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了。那么首先来讲,我可能先介绍一下,因为全世界现在,其实不管是什么人工智能也好,AI 或者说虚拟现实,元宇宙 VR/AR这些方面,还有包括之前的什么互联,电子商务这些,其实都是席卷全球的了。那么这个是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但是从我个人的观点,并不代表是说全部的观点,就是说根据我个人的观察,是说在新加坡这边,在如果说是做研究也好,或者在是说做开发也好,在业界其实可能是说在开发这边,可能他们会更加注重一点构筑,更加注重一些这些应用在工业界的应用。那么据我所知的,你比如说像国内或者说美国的一些大公司,他们其实是花了很多的这些精力,可能是或者资源是在做研究了,就是做纯粹的研究了,当然是说是他们选定的方向上做一些是非常尖端的研究,但是感觉上新加坡这边来讲,可能是因为相对来讲它的国家比较小人才可能也没有那么多,所以说到这边也有一些科技类的公司,但是科技公司,对于研发来讲,其实他们追求的目标不一定是说是一定要在很 top 的conference 或者真的上面是发论文的,而工作更看重的是说你做这个研究是不是说能够转化成为他们有用的一些产品,或者一些成果,这个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非常大的不一样。那么另外一方面来讲是说,是在新加坡这边,其实像国内或者说美国或者其他地方,前几年包括现在应该是创业热潮,一直都是没有减的,对不对,比如说之前什么人工智能的,AI 或者是 VR/AR 创业,都是蛮火的。新加坡在他的创业来讲,这两年开始也是开始慢慢火起来了,就是说是政府也意识到创新是非常重要的,特别是说来自于这些业界的这些比如说是做 IT 的,或者说做计算机相关行业的,他们的创新能够成立一些创业公司,其实也是蛮重要的,所以说在前几年就开始了,也是开始大力的扶持创新创业者这一块,那么包括也走出了很多的一些比较知名的一些企业了,比如说是甚至有些去了纳斯达克那边都上市了,这其中包括有来自咱们国内的一些同胞他们,你比如说是 Shopee,还有那么还有来自其他国家的一些。那么另外一方面来讲,是因为是新加坡它的一个优势,或者说它的一个品牌是说它这边相对来讲是各个方面都是蛮稳定的,所以说很多一些国际的大企业,包括微软谷歌还有戴森,他们都会把亚太地区的总部都会设在新加坡这边。所以说这里也会有很多的一些机会,就是说整个的一个在业界工业计算机从业人员的大体的情况。

李丁:对,我感觉你是给了 overview 非常好,我其实之前这样的问题我之所以问说,有没有在新加坡为主要分部的研究院的原因是,刚好你说到 Shopee,对我们先岔开一个再岔开一下。刚刚聊到 Shopee,刚好 Shopee 最近也在疯狂的扩张,他们建了一个 Shopee AI Lab。之前 NUS 的颜水成教授也在那里招兵买马的,现在都在 Shopee 引领一个 AI Lab,所以他们有很多猎头在找像你说的,他们工资水平什么的,都是国际差不多水平,国际第一第二梯队这个样子的,但是好像比较少这样子的 lab,比如说像 Shopee AI 这种 lab 包括其他的非常少。刚才你提到了很多公司在新加坡会设置亚太分部,但是对于像我们从事技术行业的人来说的话,那种类型的亚太分部其实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因为我们想要的是一个技术集中的人员集中的一个分布,比如像二十年前的微软亚研院这种感觉,有很多高精尖的人才聚在一起,这样才能够迸发出新的这种想法。像新加坡的话,我不知道这种 lab 多吗?还是说像你说的多是那种 corporate lab,或者 corporate group,而不是 research group,或者是 engineering group。

Frank:对这个你说的很对了。这个是应该是说是这边的应该算是一个目前来讲是这么一个情况。里面像 Shopee 这样特别是建立一个单独的研究院或者研究所来做比较尖端的研究,确实不太多了,坦白来讲,因为这些大公司在这边试着,更多的说是一种比如说是可能是专注在比如说是销售或者支持,或者说是其他的包括做市场推广这方面的,但是它也是需要一些技术这方面的人员,但是说它并不不是说像比如说是有些大公司它在美国那边,或者在国内它会建一个专门的研究院,这样是比较少见的。但是说这个是有它的一些原因了,是因为毕竟这边,你也知道人口是所谓天才库比较小一点,那么要招出那么多的人才就是尖端人才也不是一个很容易的事情。那么所以说,这个是一个跟国内的不一样的地方,或者是跟美国也不太一样,但是希望咱们是作为从业人员,作为做研究的,对吧,一直是喜欢做钻研,聚在一起有一些 brainstorm 也好,或者说是想出一些很 creative idea,希望是说这种情况是接下来会有一些改变。

李丁:对因为你说的确是啊,因为新加坡可能像你说的是一个城市,它虽然是个国家,但是它其实大小跟一个城市比较接近,很难形成这种技术人才的聚集效应了。我刚才提到能够 brainstorm 能够讨论是一个方面的这种优势,另外一个优势你可以不断的这种跳槽也好,或者是不同的这种组之间进行选择,因为这样选择来选择去,你才能最终选择到你喜欢的。如果说只有一两个这样子组的话,很容易导致的结果就是你去了干了你不喜欢,你就得像你当年的这种经验一样,得整个得换一个 career path 对吧,因为你试了两个公司好像感觉都是新加坡比较已经比较不错的分公司了,对吧,但是还是不满足,那就只能整个换一条职业道路的,回教授道路来试一试。我感觉新加坡的学术的环境的确是非常不错的是吧?

Frank:对,新加坡虽然是很应该是面积不大,人口也不多,但是说他非常重视教育,从小学中学到高中到大学。那么相信大家都应该知道,这里面有两所世界非常排名靠前的大学,一所是新加坡国立大学 NUS,一所就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 NTU,这个也是我的母校了。我 PhD 就从 NTU 那边毕业的,那么这里的那么除此两所大学之外,还有四所就是公立的大学,就是说所谓的就是 public university,或者是 autonomous university。那么这就包括了新加坡管理大学(SMU),包括了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SUTD),包括新加坡理工大学(SIT),还有是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SUSS)。那么从我的了解来讲,这六所大学其实他们都是有不同的专长的,你比如说是新加坡国立大学跟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它的定位或者说是大部分人对他们理解说他们是比较做研究,就是 research intensive,比较专注于做研究的这种科研型的大学。你比如说像新加坡管理大学,后来还有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这两所大学也是做研究,但是说他们比较是注重一些比较 specific 的那些 topic 上面,比如说是管理上要它是在管理方面,还有这些财务什么商业这方面是很厉害的。那么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它是注重于是说培养学生的是设计还有创新,包括科技这些融合在一起的,那么但是相对来讲,这两所大学它的规模就会比较小一点。那么新加坡还有最新的两所,一个是新加坡理工大学,还有另外一所新加坡新跃社科大学是比较年轻的,那么他们的定位,更多是跟工业界是比较结合比较紧密的。他们做的研究可能更多就是说是那些比较 applied research,可以直接转化成为生产力的。那么虽然说也会做一些比较前端的研究,但是说重点,还是在专注于是说是能够做一些可以转化为一些工业界或者说是一些创新这方面一些研究。

李丁:最后在我们聊天结束之前,你还有什么其他想跟听众分享的吗?

Frank:就跟大家说一下,每个地方都是有它自己的一些特色,有他自己的一些不同的文化也好,或者说是生活环境各方面来讲。那么据我旁边的朋友,当初跟我一起来新加坡的也有去美国的也有后来是回中国回国内的,也有去别的地方这都是很正常的。那么,这也是说明了就是说新加坡在这边,它是一个比较开放的包容的地方了。那么很多人都在这边,也有很多跟我一样的朋友在这边后来结婚,生小孩子,后来就在这边可能是找了一份自己比较喜欢的一个职业了。现在是我相信很多的李丁聊天室听众朋友或者观众朋友都是做比较高端的这些热门的行业的,包括 AI,包括 VR/AR 还有包括什么 Cybersecurity 的这个方面,那么如果说是有兴趣,就是说大家也可以考虑下新加坡。因为在这边其实是相对来讲,我觉得还是有不错的发展前途的了。如果说大家来新加坡,可以到时候跟我联系,非常愿意是跟大家一起交朋友,甚至我会请大家比如是去吃一下新加坡本地的特色螃蟹的叫做辣椒螃蟹,或者有名的本地的美食,希望能够跟大家一起多交流,多合作了。

李丁:对你刚才让我想到,我再问一个问题的,就是刚才我们讨论了很多新加坡的优点,对吧,如果能不能说一点你感觉新加坡不好的地方?

Frank:这是一个非常 tricky 的问题,让我想一想。那么可能大家会时间久,就觉得因为天气基本上不变的,每天的生活基本上不变的,所以说各个生活的内容方面,就不像是在国内或者说在其他地方,你可以有不同的变化。举例的你有一年四季的变化,可能每天都会觉得是已经差不多和时间,有的时候觉得很快,好像是不知不觉刚过了什么新年,现在已经到了四月份了,又到了元旦了,这就到后来到了圣诞了,就这样就会觉得是生活是有一点点怎么说呢会比较平淡一点,但是要看个人,就每人有的人喜欢平淡一点的生活,有的人可能喜欢丰富多彩一点。而且是最近几年,最近过去这两三年,是因为疫情的原因,现在或者很喜欢出去旅游的,就一年基本上来讲,至少一次到两次的旅游,就是在假期的时候六月份和十二月份,那么因为最近疫情的原因,所以说很难出去了。但今天算是一个(录制时候是2022年三月底)新加坡的防疫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是从今天开始可以在户外不用戴口罩了,出外旅游,相对啊包括进出新加坡,基本上只要是你打过疫苗了,就没有什么特别的限制了,当然是说这个是跟一些国家了,我相信可能是应该跟大部分国家了,就是说都不受什么太多的限制了。那么这个是关于其中的一个吐槽的地方,那么另外一个吐槽的地方的,就是说怎么说,可能因为我自己走过了这条路,我相信大家去美国那边也是一样的,肯定要花一些时间去适应去了解,去理解当地文化,本地的这些生活方式,才会慢慢的开始就会去,我相信大家都会都是希望是说,能够做出一些更大的贡献了,或者有些更好的成绩,那么可能来这边也会面对着一些挑战,你说是比如资源方面也好,或者说是是人脉,或者说是包括适应,包括法律自己的社会制度什么之类的,可能跟咱们在以前国内很多可能还是不一样的。大家如果说是在美国生活过程中,应该是有同样的感触了。对,所以我觉得可能不是吐槽了,可能就是一个建议,要花一点心思去融入去了解它,去学习它,慢慢可能就是会是 master it,可能就会找准一个自己比较认为比较安全的,比较舒适的,也是一个比较 potential 的这么一个机构,可以更大的发挥自己的能量了,这个是我的一个建议。

李丁:对我非常同意你说的,要准备好 expectation,实际上你是需要去变化,你要去适应的,特别是我感觉可能跟美国相比,新加坡反而有一点点会有让人有一点迷惑,可能在你刚才一开始你也提到一点很有意思的,是因为它是华人为主的一个社会,而且还说中文,所以可能作为新移民来说,会想当然的认为它跟中国很像,但实际上它只是语言只是人种像而已,它的文化有很多shared background,但是并不完全一样,它毕竟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国家。如果移民到美国或者欧洲,你这种先入为主就不会有,因为你不可能想让美国跟中国一样,也不能想欧洲跟中国一样对吧。特别现在国内,对于西方世界的描述都是妖魔化的,所以你来这边之前你就已经知道了你要变化了,所以你 mentally 是 prepared。但是你去到一个比如新加坡,你可能你还认为它是个华语社会,但是其实它也是有很多需要适应的地方的。

Frank:对,这个是我非常赞同李丁你的想法。就是说先入为主,有的时候可能会造成一些困惑了,那么可能说句比较实在的话来讲,来新加坡一开始适应可能会比较顺利一点,就比较容易一点,但是说你如果说是想再深入的,比如说是做出一些大的成绩来讲,我个人感觉是说,这个还是就是说有很多东西,需要我们去花心思的去了解它,从中去,因为每个地方它都有自己的文化,有自己的制度,我们要也有自己一些人脉资源,或者说包括是一些市场,可能是对于一些创业的朋友来讲,或者说市场或者热点什么之类,研究热点它都是不一样的,所以说,尽可能就是说,是要去多了解这方面的一些信息,去消化它,看看怎么样子能够充分利用起,慢慢的就培养起自己的资源,自己的对本地的一些了解,可能就会有更大一些机会。

李丁:对挺好的。在这期节目的最后,我记得 Frank 你本身是做 VR/AR 方面的研究的,今年你好像也在主持一个学术会议,你要跟大家最后做做一个宣传。

Frank:对,谢谢李丁。我插一个广告了,是因为知道的是李丁你们这个节目是深受大家的欢迎,那么而且是大部分的观众也好或者听众也好,都是搞尖端研究的,那就跟大家 share 一下,是说今年,我还有几个同事,有几个 collaboator 合作者是我们会共同举办 IEEE 的一个 conference,简称叫做 ISMAR,就是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Mixed and Augmented Reality。那么这是第二十一届 ISMAR conference,但是这是第一次 conference 是在新加坡或者说在东南亚举办。那么这个算是在 VR 和 AR 领域的一个顶级会议了,每年都会有全世界各地的包括美国的,包括欧洲的,包括亚洲的,包括澳洲的这些还有其他一些地方的这些科研人员是齐聚一堂。目前来讲是因为新加坡已经开放了航空了,所以说 conference 是今年在十月份,10月17号到21号举办。我们是非常欢迎大家能够亲自来新加坡参加这个会议,那么能够跟大家一起齐聚一堂,brainstorm 一下,可能会有一些新的火花产生,最重要的是说大家来了之后,一定请大家吃辣椒螃蟹,这是一定的。谢谢李丁。

李丁:对那个大家这个特别作为这个学生一作的话,最关心的其实是这个 deadline 什么时候?

Frank:现在就是 ISMAR 它有几个 paper track,那么第一个 paper track 是跟 TVCG( IEEE Transactions on Visualization and Computer Graphics)是有一个合作,这个 track 已经是说已经截止了,但是说没有关系,我们还有一个就是 conference proceeding 的 paper track,现在是正在开放,他是到5月底的时候才截止,所以说应该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大家准备一下。那么还有一些其他的包括 poster 就是海报,还有比如说是 demo,还有一些当然说还有很重要的时候,可能是对于一些学术来讲是蛮重要的是我们有 mentor 和 mentee 的 program,你如果说报名参加这个 program,你会有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这些大牛做 VR 呀的,大牛来跟你来做一对一的指导,给你一些建议,这也是一个机会,是说是可以跟其他的一些研究机构建立一些 connection。那么我们也欢迎是说这些在已经是毕业了的,那么是这些不管是你是 postdoc 也好,或者 professor 也好,也欢迎你加入我们的 mentor list,到时候你有机会去跟一些学生做一些交流,这样可能是建立一些合作。还有是说是我们也会单独设立一个就是 PhD 的 consortium,专门是 PhD 来介绍他们的研究工作的,那么具体信息可能直接就 search 一下我们的 conference 主页,ISMAR 2022 就可以了,第一个结果应该就是我们的会议的主页,里面就会把我们所有的这些 track 都会都列在上面了。

李丁:可以。这期节目应该是三周后上线,所以那个时候还有五个多星期投稿,应该学生应该是够的,来得及的。好我们今天的聊天就到这里了,大家如果之后去新加坡开会或者旅游的话可以跟 Frank 联系,来兑换这个辣椒螃蟹,我都已经记住了,下次我去新加坡我也要兑换这个辣椒螃蟹。

Frank:必须的。

李丁:好,我们这期就聊到这里,谢谢 Frank 来分享。我们下期再见。

Frank:谢谢,拜拜。



如果你的节选是50字以下,文字的授权是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CC BY-NC 4.0)

如果你的节选超过50字,或者需要视频/音频授权,请联系李丁获取合适的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