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 腾讯压力大还是当教授压力大 / 平台对于职业初期的重要性

找到美国大学的CS教职挺难的,可是Xifeng为什么在当了三年教授之后选择离开呢?在众多的选择中,他为什么选择了腾讯北美?这期节目里,李丁和Xifeng讨论了(大的)平台对于刚进入职场的各位的重要性。在腾讯北美研究组的压力大吗?自由度怎么样?Xifeng分享了他个人的观点。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7iCpI1E7ow

Bilibili: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fi4y1Q7Pg/

文字版:请往下滑

音频版在你的播客app搜索「李丁聊天室」

比如 :

- Apple Podcasts https://liding.page/apple

- 小宇宙  https://liding.page/xiaoyuzhou

- Podcast Casts: https://liding.page/pocketcasts

- Overcast: https://liding.page/overcast

- Spotify: https://liding.page/spotify

0:00 节目预告

1:05 Xifeng在腾讯的哪个分部哪个组

2:10 为什么会想要离开教授的工作?

10:48 在众多选择中,为何选择了腾讯北美?

14:32 Xifeng对于教授教课的体会

17:16 当教授压力大,还是在腾讯上班压力大

21:22 平台对于职业初期的重要性

23:23 Xifeng给现在当教授的听众的分享

28:01 Xifeng打广告招人

40:00 下期预告:新加坡工作生活20年的体会 / 新加坡本土Tech企业有什么挑战

嘉宾: Xifeng Gao, Tencent America

https://gaoxifeng.github.io/

制作/主持/字幕:李丁泽宇

文字后期整理:郭煜

下期节目预告

下期节目里,我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教授Frank聊了在新加坡工作生活20年的经历和体会。感兴趣的听众可以订阅并开启通知,第一时间得到提示。

本期节目文字版全文

李丁:Hello,欢迎来到这期的李丁聊天室,今天我们请到了 Xifeng 来跟我们聊一聊他为什么离开大学教授的工作。因为之前我们几期聊了一些从业界回到大学当教授,今天这个是一个反向的一个经历,所以我觉得很有意思。Xifeng,你好。

Xifeng:你好,李丁,谢谢联系我,我们可以有机会来聊聊天。

李丁:你跟大家分享一下你大概的背景是怎么样的。

Xifeng:行,我叫 Gao Xifeng,我现在是在北美腾讯 Tencent America,在光子游戏工作室里面是一名研发人员。我大概是去年五月份入职腾讯的,在那之前我在美国一所大学的计算机系做了三年助理教授,再在之前我是在纽约大学克朗研究所,在那里做了两年博后,再之前就是在休斯顿大学读了五年博士,再之前就是在山东大学读了本硕,基本上就是这样的简单背景。

李丁:我记得当时你在 NYU 读博后我就开始接触了你做的一些研究,觉得都非常的有意思,那你后来去佛州当了教授之后,在教授期间也做了三年,所以你是怎么会想到说离开教授又回到业界当这个当研究员的呢?

Xifeng:就是为什么是想着要那时候要离开,是吗?

李丁:对,因为想到比如说你做了几年的博后,其实这个过程中也是在为找教职做准备,当你找到了一个当时你满意的教职,但是过了三年你又选择离开吗?

Xifeng:它是一个积累的过程,并不是说一下,我今天想离开了,我受不了了,实际上是一个积累的过程。那首先符合的话,它确实工作这个自主性就很强,你基本上就是非常 flexible。除了必要的比如说,你要上课,固定的时间讲课,然后系里的一定的服务,因为你生活在这个集体中,你必定的要参与一些这个,要融入这个集体的话,大家有各种不同的 committee 要参加,当然这些时间之外的全都是你可以自由支配的。工资这个待遇不多,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因为既然学校给了你这么一个自由的环境,有假期这样的福利的话,其实这个是可以预期的。然后和预期不符的就是,我确实没想到招人那么困难。当然也跟我自己比较懒,比较佛系有关。我确实感觉比较受挫,这个平台本身,就是学校本身或者系本身,然后再就是个人这一块。比如系就是我们那边好像对于招生的话它的生源就不是特别好,虽然最近几年这个学校它总体排名还可以,前五六十,应该是前六十,但不知为什么,反正就是因为我在招生 committee 里面,所以我看到生源,每年也就总共申请一百来人,但是 quality 不是特别好,招生这块我其实就很不顺。当然也肯定是跟我自己的影响力什么这也非常有影响,再加上我自己也比较佛系,我也没有说很积极主动地去采用各种方法去招生什么的。有时候我感觉这个平台带来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

李丁:对,这个之前我也听别的教授说过,学校的名气对于职业初期特别像如果在博士或者博后期间没有特别成名,你没有成为这种行业的 superstar 的那种人的话会很有帮助。然后其他像你说的这种五六十名的学校,可能就很难给国内的申请者或者说甚至给全球的申请者,他可能第一眼不会申请,他可能还会申请看看比如说看看,虽然这个不太科学,他们可能还是会看一看各种排名,申请前十名,或者前二十名的学校,我觉得这很合理的,你去一个地方你肯定要看看,这个名气怎么样,大家都喜欢更好一点。从学生的角度,他们应该真的很缺少信息,所以对他们来说是合理的。但作为教授,或者作为过来人角度讲说,我们就说那可能前30名的学校的 assistant professor 可能并没有在 Geometry 方面做得比你好。在你的那个小方向里面,可能你就做得的确是好的,但是作为学生角度,他没有办法知道这个消息。他也不可能天天去刷 Siggraph 或者刷这种顶级会议专门找你的 paper 读,这也很难得,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可惜的地方。

Xifeng:我们横向对比的话,我们计算机系那一块,因为之前确实也从来没有做 Graphics 的,就整个 Graphics 都没有,Animation 什么东西都没有,甚至跟图像处理相关的也是在我去的五年前,那个人他就转了方向,就只有一个人,所以那个地方它本身就是在我们的这个招生,就是申请学生大户比如说我们中国,印度,它不是很明显。大家知道的你像在排名五十名靠后的这些学校里面,其实有的地方招生还不错的,生源也还可以,你比如说有的是大城市,或者是旅游城市或者是等等那种。我觉得这跟我们在国内曝光度也还有很大的影响。那么另外一块就是 funding,你得能拉到钱,我那时候 funding 其实不缺的,因为我 startup 的 package 也挺多,而且第一年我也拿到了 NSF 的 co-program 的一个 funding,那时候那个钱多的花不完,花不了。更关键的是你要有一个 team,你要 build 这个 team,这个搞不起来就很受挫折。 我前面招了几个,但是因为你 candidate 的这个 pool 它的 quality 不是很高,所以总的来说不会有太多好的结果,这是一个很大的原因。也有一些其他原因,比如说当时感觉那个城市好像也,其实我还好,但是我们家人,因为是一家人在那生活,就感觉还挺无聊的那个城市。

李丁:当时你那个城市是哪个城市来着?

Xifeng:是在 Tallahassee,佛罗里达的首府 Tallahassee。

李丁:Tallahassee,对对对,之前看一个美剧 Office 的时候,讲到过那个城市,是一个比较像度假的城市,是吗?

Xifeng:也不度假,那个城市人的工作,基本上就两种,一种是大学里跟大学相关的工作,另外一个就是跟政府相关的工作。就这两类工作,所以算是个 college town,因为它也是 capital,所以也有很多政府机构的人。生活圈子很小,基本上也没什么可玩的地方,相比我们西海岸这块还是差很多。

李丁:当时 Tallahassee 这个城市,在你选择哪个 faculty 的学校的时候,你有考虑过这个城市吗?

Xifeng:没有,这个信息没有。我其实在找教职的时候,没有太 care 这种东西,因为我本身对这个其实不是特别敏感,不是特别在乎,但你在那儿长期生活了之后,打算在那儿定居了,你就会发现尤其是小孩,我有个小孩,他在佛州那段时间正好差不多是两岁到五岁,两岁到五岁多之间,这段时间小孩你要经常带他到处去玩的,他就像一个小机器人一样,你知道人工智能他不断地去学习,你给他接受很多的这种外界的 input 之后,他才能学得比较好一点。但是就发现那里非常匮乏,就生活之中的娱乐比较少,只能做科研,没有其它的一些东西了。当然也跟我们个人也有关系,我们个人就不是很喜欢主动去到处去探索的那种,有的人他在那种城市,你像我有几个朋友,他们也是到处去佛州玩一玩,不过不幸的是,就是这几年疫情来了,所以大家全都憋在家里了,慢慢的就是一个整体的慢慢驱动着,我就有了这个想法。一开始我实际上是想回国的,我其实从那个开始产生想离开,想回国一直到我加入腾讯,其实我百分之九十五的时间应该是在考虑如何回国。这个我们没有提前讲,可能知道的人也不多,但其实大部分时间我都在考察回国是该怎么做,做什么事情这样子。

李丁:那相当于就是你其实很多时间是在找国内的这个工作,然后最终你选择的是腾讯的工作,那这是这为什么呢?为什么选择腾讯呢?

Xifeng:因为我们做任何选择时候,你肯定会有虽然不一定能非常清晰地列出来一二三四五多少条,但实际上你这些不同的因素它会时时刻刻地影响着你。最终你做了个决断那肯定是综合影响,对你来说你觉得最舒适的。

李丁:后面为什么又想着来到腾讯呢?

Xifeng:当时其实也有朋友给我安利,就说那你回国那还不如再试一下北美这边的公司,公司里面也有做科研什么的,那为啥不试一下。因为我有的时候还是比较固执的,所以一直也根本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选项,但是就是在我面试国内的时候,其实聊了很多人,就是不同的学校。

李丁:所以相当于你在国内聊的主要都是学校,然后没有太考虑国内的公司是吧?

Xifeng:对,国内只有学校。

李丁:但是做到最后,在国内的学校和北美腾讯之间,你选择北美腾讯。

Xifeng:对,因为我在北美这个公司,当时有个同行就说你试一下,因为其它公司我也没试,我就只试了这个,然后感觉就是面了一下,就聊了一下感觉印象很不错。那你想做科研,那你照样有研究课题,你照样有你的 flexibility,你可以自由设计自己的方法,你可以自由地自主招实习生,待遇还有福利什么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块,也比在学校里要好。城市也还不错,我当时也可以自己去挑去哪个城市,在公司里同事之间交流合作还挺多的。所以这些因素让我觉得那我来公司也可以,最终就来了。

李丁:像你说入职了也快一年了,去年五月入职,所以也快一年了。

Xifeng:对,九个月。

李丁:这一年在你这个新的业界的研究员里面,跟你之前的预期有什么符合和不符合的地方呢?

Xifeng:在我入职之前,我听到朋友的讲述是说在公司里非常轻松的,当然这不是吸引我的地方,我担心这个非常轻松。但是进来之后,其实不是的,其实在学校也是有的时候是有很大的这个相似性的。在学校里你需要去自由的去挖掘这个课题,然后去拿 funding,开始着手去做招人做,那在公司里其实我现在做的就是免了那个拿 funding 这一块,但是你也要去 justify 现在做的这个事情是不是有意义的,是不是能落地的。我现在也是要招人去做,当然我自己也在做,也要写代码,写 paper 等等,也是在做科研,要开发新的技术等等。所以其实从这几方面来看,还是差不多,相似性挺多,你可以不用去教课,因为在学校里这个教课的话,其实更多的是一种任务,或者说一种责任,或者说这个大学给教授他们的一种任务,当然它其实对你长远的招生,就非常长远的这种影响是有的,但是它的影响是很小的,它是一个积累,一开始影响几乎为零,到后面你教学的质量很好,你在学生中传播开来,它可能会就是给你带来正影响。但是那个在最初的几年,其实影响甚至是负的都有可能。

李丁:你说这个很有意思,因为前几期刚好我跟一个 NYU 的 teaching professor 聊了天,因为他是对教书特别有热情,所以他申请的是 teaching track professor,他就不是 tenure track,我就感觉的确是因为很多招 tenure track 的时候,当然你要写 teaching statement,每个这个 package 都要写,但是他并没有去很严格的去把关,或者说严格的去规定你要教的有多好。像你说的很多时候是一种责任,而不是一个这个叫什么,热爱的一个部分。

Xifeng:对,很多教授都是可能说,我为了完成每个学期学校规定,我要教一门课,那我就教一门课,而不是说我要把这门课设计非常非常好来教给学生,因为每个人的爱好不一样,因为很多 tenure track 就是想做研究,而一部分的人喜欢教书,大多数人可能对教书是没有感觉,是 neutral 的,所以这可能就会导致教学质量上的这种参差不齐。而且这个教学尤其是对于年轻的 professor 来说,assistant (professor) 因为你面临着 tenure 的压力,你是有那个 tenure clock,就是有五年半吧,差不多五年半,当然因为疫情,就很多学校包括这里也给我们延了一年。但是对于很多这种年轻 professor 来说,他觉得这个 teacher 你教得很好,但是对你 tenure 几乎没有帮助,但是你教得不好,很多时候影响也不大,反正你不要教的特别差就行了。就本科或者是研究生这个授课,学费是学校的一大块收入,你不能影响这个。

李丁:刚才我们聊了就说,腾讯其实现在的这个很多的日常的工作跟你之前想象的其实挺类似的,不用写Finding,做的事可能是跟公司去 justify,为什么要做这样的 research。你觉得就压力相比的话,是你当教授的时候压力大,还是在腾讯工作的时候压力大呢?或者不说腾讯吧,在公司里面作为一个这种公司庞大机器里面的一员的话,因为压力是不一样的,我可以想象的,如果你当一个教授的时候,你相当是一个小型的 startup,你像你说的你要招学生,你要想 idea,你要去执行,然后在公司里面,可能更多时候是一个庞大机器的一部分,你只要顺着它走的话,压力是不一样的,压力可能是你要跟同行去竞争,特别是很多国内的公司,可能会有这种就是AB两队干一样的事情,互相竞争这样的压力。所以在你的经历里面,你感觉哪样的压力更大呢?

Xifeng:是这样子,就是在学校里的话,首先这两种压力是有的时候不是那么容易比较,学校压力它更多的是奇形怪状的一种压力,那个公司里这也取决于这个不同的人,我的理解,因为当然我也是新人,对于在进入公司的这种,因为我 experience 很少,但据我观察吧,我发现公司的流动性也挺大的,所以不同人他的压力类型还不太一样。我就拿,只说我自己,对于学校来说这种压力,为什么说奇形怪状呢?就是他短时间不会有压力,就是在比如说某半年,某一年什么的,压力其实挺小,它更多的是一个长期的。比如说你要升 tenure 对吧,你说我现在五年之后,或者六年之后,我这个 package 能不能 ready,能不能 pass。所以那你就只要整明白他怎么样的一个 package 能 pass 能 tenure,那其实你如果达到那个 bar,基本上你就可以,那个压力几乎就可以解除。所以这块基本上就是 funding,就是 publication,他没有落地的压力,你做 whatever 不管是在天上的还是地上的,只要能发 top conference 或者是 top journal,你能自愿去说,你能去讲,他就可以。 Funding 的话其实当时对我来说我也没有这方面压力其实,因为我们那个跟这个 top 学校也没法比,top 学校要求可能更高很多吧,但我们那还好。其他的我想想,当时给我的那种说到长期压力,就是招生,team 一直建不起来,这就让我很担心,就是之后长期的这种发展。就算你拿到 tenure 了,那这个 team 不好 build,我觉得这个意义不是很大。就感觉在那坐着有点真的就成了一个 job,就在那自娱自乐。那来到公司之后,我觉得它是让我感觉非常充实,研发的那个课题也比较有挑战性,也确实是我喜欢的,也是跟我之前研究方向也非常相关,所以很忙,但是我觉得它是能让我忙起来。因为这边你发现真的是不同的平台,它对于招生还是非常不一样的,就看我过去应该是七八个月开始去面试这个 intern,我收到的这种简历就应该一两百份了,然后面试,参加过面试就得七八十次了,你看他们 candidate 的这个 quality 那差别太大了。所以至少就是让我感觉在公司里你是能招到确实还不错的人的。

李丁:对,这个我也挺有感触的,Adobe Research 也是一个研究机构,我们也是每年招很多的 intern,有时候跟比如说像你跟类似的比如说是五十名或者前一百名那种大学的教授聊天,他们也会感觉说他们的学生生源一般都比不过大公司的这种 intern。因为我们的 intern 都会招比较排名靠前的学校,然后 publication record 很好的,所以说这个是一个。就如果说在 PhD 毕业的时候你在纠结在大公司做研究员,还是去一个不太有名气的学校当教授的话,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考量因素,因为你去的小学校的话,很有可能就跟 Xifeng 你的经历会有点类似,因为毕竟名气不大,你很难招到很好的学生,但大公司的话因为有公司的加持,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帮助。我觉得这个平台影响还是非常大的,很多时候有的人他可能特别,除非你真的是特别特别有魅力,你做的这个也非常 promising,或者说还非常有 connection,然后能有特殊的渠道能招到这种比较 promising 的这种学生,我总结看来真的这个平台非常重要。

Xifeng:对。

李丁:在以往期聊的这种博士,就教授相关的时候我总会说,给这个准备申请博士的人有什么建议。那这一期你已经是更加前进一步了,那你对于比如说准备找 faculty 工作的或者说已经在当 faculty 工作的这些听众们,你有什么想分享的建议?

Xifeng:我非常有限的经验和 vision 来看,我觉得其实不管在公司也好,还是在学校也好,当然这也是我一个慢慢成长的过程。我之前在经历的时候,也有的时候认识不足,我现在就是觉得其实不管在什么岗位上,就是要抓住这个岗位它的定位。比如说我们先从大的看,就是说学校和公司它其实对整个社会来说是角色非常不一样,公司它基本上就招一些人,去把一些 idea 来产品化。相当于为普通大众去服务,去使得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但学校它其实更多的是做一些非常 challenging 非常有挑战性的东西,就是要一些比如 creative idea 等等。当然它还有另外一个,就是你也要培养一些基础人才,比如说本科生,是要给他们上课,这样大部分普通人,你有这个经过,受教育之后,可以立马投放到公司里去,然后来为这个社会去服务。所以我的感觉,如果是在学校里的这个教授,或者是这种老师的话,就抓住他的这个角色的核心定位,就是三个,一个是科研,一个是人才的培养,还有这个教学。这三个,把这三个搞好了,其实你会非常 enjoy。当然也要自己看,就是你能接受他的,他给你这个定位的配套的比如说待遇,待遇这是非常重要的,你自己也要生活,福利其实我比较一下,学校福利跟公司的福利,除了时间上之外,就是学校里你有假期,但其实我现在来看,这个假期也大部分时间都会花在科研上,所以其他的那种物质上或者金钱上的那种福利的话,其实比公司还要差一些的。OK,那我们再回到刚才说的那三点,科研和个人培养,人才培养和教学这一块,那科研其实更多的是你如何才能把这个科研做好,它跟人才培养是非常紧密的 couple 在一起的,就是你要有你觉得比较 promising 的这种研究计划,

它能持续不断地能让你去产生新的 idea,或者说更具体一点,也能去发 top 的这种 paper,总而言之就是能提升你的影响力。总结而言就是你的影响力,你在系里的,你在学校里的,你在社会上的影响力,这是你的科研这一块。科研是有 funding,其实 funding 当然刚才讲它是有比较重的人际关系这一块,但其实也非常个人能主动性去掌握的,就是要把自己的这个 research,idea 整好,当然还有这个team,要把这个 team build 起来,这样子的话我觉得会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一个,会走得很顺。后面的比如说你拿 tenure 也好,到 full professor 到各种不同的这个荣誉也好,其实应该是比较顺理成章的事情。

李丁:在结束前最后,Xifeng 有什么想最后跟大家说的话吗?

Xifeng:最后我可以说一下我们公司,或者我们部门,我发现这个腾讯 Tencent America 还是不错的,还是挺不错的,尤其我们部门,我感觉给这边员工的那个 flexibility 还是非常大的,大家可以选择远程,可以选择在 office。比如说我们 team,我只说我们光子这块,其他的 team 我不太了解,因为不同 team 它那个 policy 是非常不一样的,一个是这个时间也很灵活,而且我们开会也很少其实,我们每两周开一次会,然后我们招实习生也其实,至少目前来看没有 headcount 的限制,基于我们的需求,我们可以不断去找。我们想做科研的话,也非常鼓励,而且跟实际落地的项目,其实可以结合的很紧密。所以从这些地方来说,我觉得还是很不错的,所以如果听众朋友们有想加入就欢迎来联系我们。这个需要尝试一下的至少,你至少可以面试的时候,你可以去尝试一下。

李丁:对,在申请 Adobe Research 的时候,也申请 Tencent America 当然都可以。

Xifeng:我发现有的时候确实,你要去转换一个去申请一个职位的时候,你确实多个渠道都去看一下,像有了比较之后你才能知道,能说服自己。说服就是说这是一个确实经过认真挑选之后,对我来说最合适的一个地方,这样的话,你最终去了那个地方,你会做的比较安心,不会比较浮躁。

李丁:对,最后这点说的很对,我到时候会把 Xifeng 的个人主页链接放在下面,各位同学也可以看看主页,是不是跟自己研究方向比较 match,也可以交上申请。那我们这期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 Xifeng 过来的分享。

Xifeng:谢谢李丁。

李丁:下期再见,拜拜。

Xifeng:拜拜



如果你的节选是50字以下,文字的授权是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CC BY-NC 4.0)

如果你的节选超过50字,或者需要视频/音频授权,请联系李丁获取合适的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