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学术界的PUA如何应对?PhD Quit退学的经历分享

在美国CS PhD的第四年,Ray做出了退学拿master的决定。这其中和导师的理念不合有很大关系。在这期节目里,我和Ray聊了他在这半年来作出的艰难决定,经历的情绪波动,和他对于沉没成本的看法。

节目时间轴:

  • 0:00 Quit PhD的心路历程和背景
  • 1:32 怎样做出了PhD退学的决定呢?
  • 7:33 是做你所爱的研究 还是 先练手磨砺
  • 9:36 换导师换学校,放弃沉没成本退学
  • 14:49 入学第一件事:拿Master留退路,你怎么看?
  • 18:49 Rotation制度,职场压力,和漫长职业生涯
  • 21:12 PhD Quit退学之前的思考过程
  • 29:54 如何从情绪波动中走出来
  • 38:25 升华主题

嘉宾:Ray

Ray的关于Quit的博客链接「退学那件小事」https://ruiguo.me/tui-xue-na-jian-xiao-shi.html


制作/主持:李丁泽宇

字幕编辑:郭煜


以下是文字版:

李丁:欢迎来到新的一期李丁聊天室。今天我们请到了 Ray 来跟大家分享一下最近 quit PhD 的一些心态调整和这个未来的路怎么走的一些分享。哈喽,Ray。

Ray:Hi,李丁。

李丁:跟大家介绍一下你的这个背景吧。

Ray:首先我是李丁聊天室资深的听众,也关注过很多期的节目,我背景的话就是我去年十二月份的时候,PhD 是读到第四年,那个时候决定 quit。我现在在十二月份的时候已经签好了我下面一份工作,打算一月底我 OPT 生效然后入职。我拿到美国这边的一个硕士文凭。

李丁:你刚才说到是在去年十二月,在二一年十二月的时候,相当于是第四年,退学了。其实证明你是 PhD 挺 senior 的一个年级了,对吧?那这个是怎么样到达这个决定的呢?

Ray:我第三年的暑假,也就是去年的六月份被导师突然劝退了,就只能走。确实是我中间挣扎过两个月,想接着在科研这条路上接着走下去。但是实在是没有办法,就是形势比人强嘛。所以说只能说有这么一个条件,我们尽可能努力的去争取自己的下一步。六月份被劝退,八月份去找工作。刷了两周题目,LeetCode 上刷了就四十道题目,一个以裸奔的状态出去找工作去面试。十二月份也相当于三四个月的时间签下来了我非常非常满意的一家公司,非常非常满意的工资标准。就是这么一个时间线。

李丁:那你一开始是怎么走进这个 research, 这个学术这条道路的呢?

Ray:这个还是我本科就读的时候,我在我们学校的数据库实验室。本科的导师人非常的好,人好到甚至说我都想留下读博士了。但当时也是想着可能出国去看一看,包括美国,包括硅谷,包括这种大公司的高工资标准,对我来说都是想出去看一看吧。所以说在这种心情底下,本科毕业是选择去出国就读。

李丁:你到了读博之后,那前三年的话,跟导师的这个合作的过程中是一开始就有矛盾的?比如说一开始他要做 Machine Learning,你就不想做 Machine Learning。你还是说慢慢的这个过程中发现这个是不可调和的一个新出现的矛盾呢?

Ray:其实我的事情,说实话非常的意外。我其实是一八年九月份入学,我 PhD 第一年上课比较多,还要做 TA。第二年开始的话,老师把我分配到了一个我们学校做的一个很大的一个数据库项目。这个项目有多大呢?这个项目的代码量有五十万行。这个做了十几年了,前后来来回回估计有好几十号人在做这个项目。这个项目背后有 NSF 两个 million 的 funding。前年申请加了很大一笔 funding。这个数据库的背后有一家已经上市了六月份上市的一家商业公司在用。就一个很大的一个数据库项目,我就负责做一些实项里的一些工作。我第二年整个一年包括第二年的暑假都在做,一直做到我第三年的寒假。这一年半的时间老师都说 “嗯,做得非常好”。因为我每周都会保证会有一定的产出。在公司里,其实有些时候干活他会“卡”一下,但在学校的话希望自己尽快的能把开发的类的东西先做掉,之后我可以去做 research 嘛。就抱着这样一个态度当时是加班加点,没日没夜就通宵达旦的去写代码。真的通宵几次之后脖子都不行了,我相信你也有一些体会对吧。直到第三年的寒假,也就是到去年的一月份的时候,老师说“第三年已经过了快一半了,我们要做点 research 了”。这个时候才开始定的题目。其实我是在我第二年,第三年的那个圣诞节的时候,给老师写过要 feedback。老师都说“做的非常好啊”,“good research performance”,“good research progress”就类似这样的话。到第三年的一月份的时候,再去定一个 research topic。这个时候,其实就是矛盾就已经很明显。我想做的东西,老师也觉得没什么意义,老师想做的东西我其实就不太懂,也不感兴趣,也不擅长。但是这个事情归根结底我想做什么,很有热情的跟老师说完,老师觉得“啊,这个意思不大呀,对吧”,“我们做过去要受别人的限制吧”。就是按他的说法,其实很多学校做的很多项目其实也是没什么意思的。但是我可能更倾向于那个方向。一月份的时候矛盾已经挺明显了。包括我那个时候会找很多的朋友去讲 presentation,希望能够讲的更专业,更能打动老师一些。后来我觉得实在是没办法了,总之要往下做,那个时候的心情就是说,做东西比做什么东西是要重要的,就是尽快开始,也不指望 PhD 的第一个 topic 能够做的多么的完善对吧。就觉得先去做一些东西,到第三年的六月份,就是过了六个月的时间,其实也不到六个月吧,前期可能五、六个月的时间,老师告诉我,经过这半年的观察,觉得我实在是不适合读 PhD。

李丁:你这五、六个月做的是你老师建议的这个 Machine Learning 的?

Ray:老师建议的,对。

李丁:他为什么认为,突然就在做了五六个月的时候给了你这样子一个 feedback 呢?

Ray:老师觉得我最后是没有什么产出的,我也觉得我最后是没有什么产出的。但是,这个过程对我来讲我是觉得没有太有效的指导。首先这个大的方向吧,我是觉得道路千万条嘛,我们个人选一条合适的,而不是说指着一条路一定要走到底。这首先是 topic 的问题,其次是做这个 topic 的时候,对我来说是比较新的一个领域。但是对老师来说,估计是很多年前做过的一个方向。我当时也是在大量的阅读 paper,但是我到最后都没有一个很好的 idea 去做一些新东西出来。这个时候老师建议就说,是你 paper 已经读的够多了,开始做实验。后来老师就一直催着我去做实验,包括我也是做了很多的实验,但最后结果都不是太好。这样折腾了可能有半年的时间,老师觉得是进展不好,也很不满意,觉得我整个人对于要做什么东西自己是没有一个很好的这么一个想法的。我脑子里并不知道自己下来想要去做什么的。当然这个事情我也很委屈嘛,这个题目你塞过来的,我很努力再往后做,对吧。

李丁:其实刚才你提到两个概念,我觉得都挺有意思的。一个你提到了说做东西比做什么东西要重要,就是等于说你反正你要 pick up something and start doing,这个很重要。另外你也提到了说你想做一个你感兴趣的,你能够懂一点的,这样子的话能够做的更来劲嘛。这两个concepts 他本身是有一点点分歧的,一个是说你要不断的选择,选择到你很满意的那个。另外一个说,你不管三七二十一,导师给你什么就做什么,做多了之后,你第一个 project 可能是你不喜欢的,但是你做了两三个这种项目之后,你就可以形成你自己的 taste,形成你自己的研究方向。你对于这个是怎么看的呢?

Ray:具体到我这边,其实是没得选的。老师说这个东西没有意义,包括其他学校在做的一些东西,老师不想做,他其实就是直接按死了,所以我其实没的选择。如果真的是有的选择的情况下,我还是挺享受。怎么讲,就是看大量的 paper,去看业界最新的一些动态。因为数据库本身是很结合工业界的一个方向,所以说去看看工业界,具体需要做什么东西,我们和他们哪些不一样,我们去做一些创新,之后我们有可能会在商业上获得巨大的成功。比如说像 Spark,伯克利做的 Spark,这样类似的一些项目吧。包括 PostgreSQL,也是早期伯克利做出来的一个数据库吧,现在成为业界主流标准了。但是说,就是人和人之间,其实是真的是需要 match 的。我感兴趣的东西,老师觉得没有意义;老师要做的东西,我其实本身也不擅长。不是说我想不想做吧,确实我最后也没有做出来,所以说是怎么讲,确实感觉非常的不 match。老师的这个做法,最后一切归结于我没有天赋,让我接着给大家写半年代码,然后转硕士毕业嘛。我们晚一些可以聊更细节的一些情况。总之来讲,在我这边其实是没有选择的。

李丁:那你有没有考虑过,既然你也说了,你可以做 TA,接下来的几年拿到 funding,那你比如说有考虑过跟你们系里面其他的,做数据库啊,或者说跟你的兴趣比较 match 的教授聊过天吗?或者说别的学校的教授?

Ray:确实有考虑过。但是这一点来讲就是成本非常的高。因为我在组里干活干的时间太久了,你相对于第三年结束再换方向的话,可能要六年半七年时间去毕业。我有些同学类似的情况吧,就是换导师换的比较晚,六年半毕业。但对我来讲可能要冒些新的风险,可能最后真的七到九年时间毕业。确实有跟一些新的老师聊过这个天。就是七到九年毕业这个时间对我来说是完全无法接受了。我相信各大高校也有这种七年左右时间毕业的,最高我有听过八年的。所以这个时候我觉得只能走了,我得舍弃掉我的沉没成本。因为我自己心里是觉得我之前申请 PhD,我准备了也得有半年多的时间呀,对我来讲可能是四年左右的沉没成本。但是这个必须得扔掉了,要不然接下来四年的成本来讲,有可能也是一无所获的,特别是这样的一种环境底下。你也提到了,一个很 strong opinion 的,我觉得这个东西没得谈了对吧。

李丁:我的意思说不是跟他谈了,因为像你说的嘛,这个道路千万条么。你也不是说只跟一个老师读 PhD 这一条路么,对吧。你刚才说到另外一点挺有意思的,就是说如果你要换教授的话,其实你之前干的跟这个教授干的很多活,就得重复一遍 跟新的教授再干一遍。那比如说,如果要给你博一的时候的自己给个建议的话,那你会有什么样的改变呢?

Ray:说实话就是,我申请这个学校的时候,我也没申请现在的老师啊。是我自己申请的那个老师在我这一届一个学生都没有招。他在上一届招了三个学生,他这一届一个都不招了。正好我是这一届申请,我的导师把我招进来了。如果真的会有建议的话,过来以后第一时间换导师。

李丁:我想问的问题其实是说,如果给一个刚入学的 PhD 同学建议的话,你有什么样的建议可以给到,希望他能够尽早的发现,跟自己导师是不是一个好的 match 呢?有什么建议呢?因为你说到了,比如说你第一年在上课嘛,没有好好的进实验室跟他做事情,第二年又在纯写这个五十万行的代码库,往里面添砖加瓦的,对吧?又没有时间聊 research,等于说已经过了两年半了,这时候才开始聊 research。这时候一聊 research 发现就不 match 对吧?他有 strong opinion,认为你不适合在他的组做 research。那你会不会觉得说,你博一一入学的时候,就跟老师申请说,哦我课不急的上,我先做下 research,看看我们两个是不是 match。如果是 match 了之后,我第二年再上课。或者说就是,反正博士有四年,你说的嘛,四五六年都很正常的,也不急的一学期一年把课上完了对吧?

Ray:首先上课这个事情,我个人建议是尽快上完。因为对 PhD 学生来说,拿到一个美国的 Master 以及 Master 背后三年的 OPT,这是一个最后的保证。我是最后用到了这个 OPT,如果说我自己把这个 Master waive 掉,我第一年不上课的话,我闹到现在我真的是没有任何选择可以走了。所以我觉得 Master 要是能拿的话,一定要拿。课一定要上,保证自己 quit 的时候有条退路。我最后还是用到了这个退路的,这是第一点。为此你晚一年时间毕业,这个我觉得是小事情。别闹到最后你没有任何选项了,这个是大事情。第二点你说的是早点做 research,大家都这样想的,那老师上来先让你写个代码呀。还是那句话,其实并不太有的选。老师会说,这个代码是 research 的一部分嘛,代码是所有东西的 fundation,会给你讲很多学生他们写代码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新的 idea,会讲有一些学生他确实是写代码的时候发现了一些很有争议的东西,最后也做出来了一些比较新的成果。总而言之,我这边不太有的选。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希望刚上来我可能也去做一些相关的 research,之后就是说如果实在老师合不来,我第一年结束或者是哪怕第二年结束我再去换导师,这样的话六年时间毕业我觉得都算是正常。但真的拖到七年以后了,这个我觉得还是得舍得,就是还是得放弃掉,就是还是得舍弃掉沉没成本。所以说,归根结底,给其他同学的建议是第一,任何时候给自己留条后路,Master,OPT。第二点就是说,早点开始 research。但第三点,老师不一定让,没有办法。我当时的想法,我刚上第一天,其实我就是在为 quit 做准备的。我先把 Master 读完再说,之后我有一个 OPT,这是我们学院给学生的一个保证。我这个 Master 可以随时去申请,随时去领吧。我要 quit 了,我打个报告,就可以领了,OPT 之后再生效。对啊,我个人做事情是很保守的。

李丁:我刚才其实一直想说的,也就是说我其实对这个一进去就把 Master 保底这个拿到, 我感觉,首先我非常同意留后路这一点了,谁不想留后路,对吧。但是我总感觉,第一年奔着拿 Master,第一年把课上完拿 Master 这个目标去,我总觉得有一点点,我个人总觉得有点点背道而驰了。结果总感觉我读 PhD,我想确定的第一件事情是,我想不想跟这个老师做,我想不想在这个组长期的待,这个是我的第一要义。如果说我不想待了,那我可以向你说的,我一旦确定了 这不是个 match,那我开始找出路了。但是如果说你让我进去第一件事情,投资最大的是拿 Master degree,那我觉得呢,正确的决定,我觉得应该是去读一个 Master。这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因为像你说的么,那你拿着教授的钱,第一年又没有在,就是或者说,用了教授一定的时间,这样子在这里,其实是一个,就我个人感觉,这不是一个最优的一个状态。是被国际生,签证啊,各种经济啊,各种压力形成的一个,我个人感觉不太好的一个循环。就我感觉第一件事情是,确认你喜不喜欢读 PhD。你真的很喜欢,那再拿 Master 啊,再跟那教授混也都可以嘛,对吧。你不喜欢,那就有另外一个,像你刚才说的这种,快速准备退路,快速跟老师表明状态,甚至换一两个导师。就有的学校我不知道,反正就是有的学校是 rotation 制度的么。他第一年基本上就是让你跟三个教授做,每个 quarter 做一个,一年可以做三个。其实我觉得,我个人我没有经历过这个制度了,但是经历过 rotation 制度的有些人,特别是对自己未来没有特别清楚认识的人,他们都非常感谢这个制度,因为他其实可以帮他们找到真爱。他原本以为的那个教授,第一个 rotation 他就发现他其实好不喜欢呀,他的 working style 很不喜欢。剩下两个所谓的备胎,反而他特别喜欢他的 working style,导致了他 PhD 偏一点点方向。跟那个新的教授,感觉他学习了很多,这都是有可能。这是我刚才可能一直想讨论,但是就刚才我也没想起来了一点。

Ray:啊对对 我觉得 对就是我这个人是很胆小,因为也是家境贫寒嘛,我之前读过硕士,我在 KAUST 读的硕士也是全奖的,之前有一期关于 KAUST 的节目,对吧。之后在这边要拿硕士,其实主要也是为了 OPT 去。这硕士完全对我本身其实唯一的作用就是 OPT。对,就是这个。确实像你说的,这不是最优解,但是我这样操作的目的,是为了避免最差的解。因为在那个瞬间,你不知道之后,这个盲盒开出来是什么结果。包括我们就是我特别想跟的那个导师,他的三个学生上来,全都 waive 掉 Master 了。那三位都很有勇气,一直在做 research,但是最后也有人早一点毕业,也有人晚一点毕业。但你想,你如果比别人晚了两年毕业,你面对的是巨大的心理压力啊。特别是在这种疫情,找工作都很不确定的情况下,对不对。我只能说,一开始不要把自己放到那个位置上,如果你还有的选的话。所以说是对我来讲,这个 Master,最后对我来说,真的是救命稻草一样的存在。

李丁:我只是想说,就跟听众们分享一下这个不一样的思路。我感觉就是根据个人的状况,像你可能说是比较 conservative 的保守一点的,我可能就属于那种比较 average 偏冒进一点点的。我就感觉可能是得去 export 所有的事情,这样可能会有不一样的 outcome。

Ray:嗯对对。其实说到 rotation 也非常有意思,像业界也有一些有 rotation 的一些组。我第一年工作的时候,我当时都已经很焦虑,因为有人半年就升职了对吧,半年从 SDE1 可能到 SDE1.5。我另一个同学在欧洲,他第一年还在轮岗,我问他他说还在轮岗,就是很不着急的一个状态。确实感觉中国美国 rotation 啦,不 rotation 啦,确实你最后的级别啦,工资啦,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节奏,确实也得考虑。

李丁:我自己其实也是属于那种一会觉得很焦虑一会又觉得就是顺其自然。因为一方面焦虑嘛就像你说的,看到有人比我毕业得快,有人比我毕业得慢。同一工作的时候有人升职得比我快,或者拿的包比我大呀,多多少少会有一点点这种不自然的去对比么。就是下意识就会去对比,无论从时间上,还金钱上就跟别人去对比。但同时另一方面的我有感觉,我在其他很多期节目也讨论过,随着这个医疗技术发展啊对吧,人的这个寿命是越来越长的,像我们这个 generation,活到比如说,正常不出意外的活到八九十岁,一百岁应该都很都是很正常的了。那你随之而然的这个 working life,就 career, professional career 也会变长,对吧。我们现在默认是什么五十岁六十岁退休,我现在看到很多 tech 行业的人都 financial independent,什么三十五岁四十岁就退休都有。但是我说的是人的,从健康层面来讲的话,应该可以工作到七八十岁。等到如果你把这个 专业的这个职业生涯放到四五十年这个尺度来衡量的话,其实有 rotation 的一年,或者说比能晚升职个两年,什么职业前五年浪费个一个 million,我感觉这些都是,只是 hopeful thinking 了,就至少应该不是一个很大的一部分。当他在当下,当然觉得很重要,对吧。你说要我今年突然丢了一个 million 对吧 那真的是很痛心,如果明天中了个彩票,一 million 当然很开心。但是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把自己的职业生涯放到了一个五十年的这个角度来衡量的话,可能会让自己变得更安心。至少我是这样跟自己说的,我就不会太过于这样焦虑,否则真的很难过。因为现在网络的效应就是,你永远看到的都是别人最好的那一面。就像 Vlogger 也是一样,别人分享都是自己最光鲜亮丽的一面,他不会跟你说我多少个失败啊什么这些过程。那我们可以聊下一个比较大的方向,那你做出这个 quit 的这个决定之后,你是怎么样,就是你考虑哪些因素呢?在这过程当中 因为做一个国际生,做一个你说的有多年沉没成本的这个,你当时的这个思考过程,做哪些这种 分叉的这种决定呢?

Ray:对就是聊到这一步的话就是说,我们现在是讨论 PhD 如果 quit 或者不 quit。quit 之后的一些出路,对吧。首先就是 quit 本身他就是一条出路,而且是一条很好的出路。我的事情我和很多的同学聊过天,包括一些顶级名校,藤校,甚至说更好的一些学校,这些博士生去聊过天。我的情况他们最后给出的结论也是只能走,只能走啊。因为遇到了这样一个很 strong opinion 的一个情况,对你不讨论这个 opinion 本身是不合理,但是他本身已经够 strong 了,确实也没有谈的必要了。另一点的话就是说,PhD quit 的比例是很高的。我面试的时候有一些面试官,提到过可能有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人 quit 了。那是英国的一个老爷子面的我,他跟我说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包括有家庭原因,有 research 本身的原因,有和导师相处的原因,最后大家就都走了。所以说 quit 本身就是一条出路,而且是条很好的出路。另外这个时候其实我也想先讲一些其他的一个关于 PhD quit 的一些故事吧。对我来讲影响最深的,对我情绪帮助最大的一个例子,是我面试一位女面试官,应该是一个亚裔的一个女生。我看过她的 LinkedIn,她是 MD 医学博士,四年读完,一年之后去读的 CS Master。相当于她之前的一个医学博士,她不要了。我估计她应该是在医院轮值 residency 的时候,可能实在太累受不了了。就典型的美剧的桥段,residency 特别的累。我估计是这个原因,当然我面试的时候也没有聊啊。但是一个医学博士一个真正的 Doctor 人家都 quit 都转行了对吧,对我这么一个读到一半的人来说,这其实是一个巨大的心理安慰。可能对她来讲,这样讲不太合适。另外一点就是说,我面另外一家公司的时候,有一轮的面试官讲起来 PhD 的事情,他自我介绍说他是读完 PhD 来工作的。我就问过他,你读 PhD 以后你怎么把 research 和你的工作结合起来。这位面试官跟我说什么你知道吗?他说他后悔读 PhD 了,之后面试剩下的五到十分钟时间本来是我提问的时间,是变成了他在那里,哭诉这么一个事情。确实挺后悔,时间成本很高,而且包括他可能是读物理或者是其他一些 science 方向的,当然后来是转的 CS 嘛。对他来讲确实是,觉得挺后悔的一个决定。就是说读完的人一样有很后悔的,就是没读完的人也有后悔的,读完了,过了一年了,再转 CS,还是一个医学 MD。MD 在美国地位多高啊,那是真的 Doctor 啊,对吧。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吧。就是 PhD 不 PhD 背后,大家有各种各样的故事。如果你对这些故事有足够的了解,你会发现,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最后就都会是正确的。

李丁:反正这当下,因为人没法看太远嘛对吧。你做当下的决定,肯定是当下的这个最优解。你让你自己过得心安,过得舒服也挺重要的。我个人其实,我也不是坚定的。就很多本科生或者说本科同学,硕士同学会来问是吧,这个我要读博士你有什么建议什么的。我可能是一半一半,一半是劝退的,就是我感觉你不是很坚定的,或者你不知道你想做什么的,你其实可以不用读 PhD,像你说的么,在业界工作五年,在你简历上面其实也很漂亮。但是如果说你,同样有另一部分人,他们如果对自己的研究愿景有很清晰的认识,他们就想去做这个方向,而且这个方向也有很合适的教授,就跟当时的你很像么,就是有这几个教授,这几个项目,他们很喜欢的,那他们去花个一堆时间投资自己啊,学习一下,读个博士,我感觉也是非常可行的。但是这两个方面我感觉是他们毕业之后并不一定会跟这个五年工作经验同样的人做一个很像的对比,他并不走的完全一样的 career  track 嘛对吧,他面向的东西不是完全一样的。所以说,对吧,而且钱的这个东西也是很,我也理解了,你这五年可以赚到很多很多钱,在业界这样是。但同时你作为 PhD 出来之后,工资也有可能挺高,并不一定高,但至少也有可能很高,以后往上的 trajectory 也是不一样的,都看自己的发展吧。如果说你 PhD 毕业之后你同样也是找了一个非常偏 developing 方面的工作的话,那肯定 trajectory 不如你一开始就做 developing,那这个是当然的。但如果说你 PhD 做的是其他的,比如说做偏 research 一点的呀,或者做一些这种很小而精的这种 startup 对吧。你 PhD 做了一个分布式系统的一个博士,这个论文如果做的真的很好,有 Marchine Learning,有分布式,Google 不会做,对吧。那你做个小 startup 被 Google 收购了,这也可以是一个维度上的这种实现你自己的职业理想,也可以实现你的财富理想,对吧。这个是要看个人去判断的。我只是感觉这东西很难直接对比,就是都很好,

Ray:确实是,就是这一方面,我其实和别人对比的话,对我来讲还好。我最焦虑的其实是我自己的一些可能性。就是还是那句话,你最害怕的是那一句,“我本可以” 对不对。像我直到现在我都认为如果我有合适的老师,我可以做出非常好的 research。因为我本科的组出来了很多很厉害的 PhD,包括我硕士的,隔壁的同学也做的非常的好。

李丁:那你刚才也提到了其实这整个从比如今年暑假,这个导师突然说,他觉得你不适合做 research 到你最后拿到这个一个业界公司的 offer,这个过程中,肯定你的情绪波动应该也是非常大的吧?

Ray:这个我简单的列了一下,确实是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样的情绪的一些过程。首先我是六月份的时候被劝退,这对我来讲是一个极其痛苦的过程。因为我内心坚定的相信自己是可以做的很好的,但是这个老师我实在是无法与之共事。包括老师说的一些话,我觉得不是为人师表应该说的事情,就是很委屈的一种状态。当时状态最差的时候是前两周,那两周甚至说是真的是吃不下饭。大家看到我这个形象,应该知道我平时吃的是很不错的。但是那是我人生第一次遇到我真的是难过到我没有胃口吃饭。有那么两周的时间,体重一直在掉,我那两周掉了可能能有两三公斤了。我估计如果我再难过半年,我都能回到标准体重了,你知道吗?就是这么难过的一个过程。那段时间真的是哭的很厉害,是随时随地会哭出来。包括我当时开车是从来不敢上高速的,那段时间甚至说哭到什么状态,有些时候我要出去去取个饭之类的,开车会很忍住,让自己专注开车。但是如果遇到红灯,眼泪会刷一下下来,是因为那一瞬间你是放松了,又回到了自己本来的很难过的一个状态。包括后来老师说我没有 research 天赋,我说是第一个 research topic 是你给定的,我觉得我们换一个是不是就可以。之后老师就说这不是 topic 的问题,是你这个人不适合读的问题。这个时候我我依然很头铁,我想再试一下。包括我可以说耽误我一个暑假,我知道这个结局应该已经注定了,但是我还是想再试一下。所以说那段时间最难过的时候,甚至说读 paper 读不进去,因为我知道不管讲什么,老师会直接 diss 掉,直接说不行。包括我可能早上八点到十二点我在哭,那篇论文打印出来,我看不进去我就在哭。因为我如果看漏了什么东西,会被 diss 的非常狠。下午两点钟,哭的差不多也睡起来了,稍微再去看一看。真的会有这样的一个状态,真的是巨大巨大的心理创伤,真的是可能跟打仗这种 PTSD 或者是其他一些很重大的 PTSD 是一样的。希望大家能够不要有这样的感受吧。对我来说真是人生唯一一次吃不下饭的经历。到后来都是压力越大吃的越多,后来找工作胖了很多,找了工作胖了更多,但是确实是有这么一种状态。我也是真的相信,有些人失恋会难过到吃不下饭,哎~

李丁:那你从这个情绪的这个波澜当中是怎么走出来的呢?

Ray:嗯,还是那一点,首先你内心要坚定的相信。就是怎么讲,相信一些很共识的一些 fact,像老师说我不适合做 research,我就觉得这个完全是胡说八道 一派胡言。因为我本科大三进数据库的实验室,我接触过很多的师兄,后来大家也都是很多顶级名校的人。我知道这波人是什么水平,大家跟我一起在学校发愁没学上的人对不对,现在是扯成了我做不下去 research。而且我是真的在组里干了能有起码有一年半的这个开发的工作之后,我做 research 就做了半年时间。这半年时间,把我这个人否定成这个样子,我是觉得为人师表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是一个很传统的人,我就是一直相信,就是说,祖宗不足法,对吧。就是我们要勇于反抗,就是觉得这是我们老祖宗的一些经验和教训。包括韩愈的《师说》里面有这么一句话,“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我对我自己一直想到的是后面四个字 “如是而已”,所以说首先在你遇到一些 PUA,,就是我个人对于我 quit 的事情,我一直认为是相当于在业界被人 PIP 了 这么一个过程。所以说,你内心坚定的相信这个是别人的问题,自己首先有一个强大的内心,就我认为是最重要的。其次的话是技术上的一些让自己开心的方式,包括我会找很多很多人的去聊天,会写写了很多的文字,那段时间写了好几篇博客。其实,我被劝退以后,我的第一件事情是什么,不是和家里人说,我是在豆瓣上开了一个帖子。但确实是,当时因为在那个组里也混了一段时间了,那个组里大家也比较能够共情吧,确实是有这么一个情况。其次确实是和家人,和女朋友说这个事情,也很感谢他们当时的很多支持和鼓励。还有我自己那段时间非常的缺安全感,我们都说要跨出舒适区对吧,对我来讲我需要找一个安全屋,对就是这么一种状态。那段时间会听了很多的老歌,包括周杰伦的很多专辑,其实是我初中时候放的。那个时候开车的时候也一直在听些很老的歌,包括看一些很老的电影,比如说古惑仔系列对吧,找一找就我初中我当时还在家里这样一种熟悉的感觉。包括当时在 b站上,刷了很多红警的视频,红警2的游戏视频,那是我小学时候最爱看,最爱玩的一个游戏。就是这样不停的去找安全感,就希望自己能够缩回去,回到过去的那段时间,确实对我心理上会是很温暖的一些时刻。最后一点还是那句话,你遇到 PUA 的时候不要反思自己,内心要坚定的相信别人在胡说八道。我认为这是一个教授以强凌弱,就是滥用职权的一个事情,他是在 bullying。这个时候你要是对弱势方说,你要反思自己,我觉得这个就相当于说,胖虎在欺负大雄,你去告诉大雄要去反省,就这个是不对的。最后一点也是对事不对人,就是说,你相信这一件事情我没有做好,我们一起想想怎么能够做的更好,而不是说我这个人怎么怎么样,处理这个事情。但是你不要去怀疑自己,research 是有 research 时的问题,我们去找下一个 topic,我认为这是一个有帮助的选项。你上来说我这个人没有天赋做这个事情,我觉得是没得谈的。这个时候,你再让我再去给你写半年代码,这个时候我就退 funding 了,是这么一种情况。

李丁:你这个说到最后一点我其实感觉挺有,关键每一点其实都是在应对这种情绪波荡的时候很有用的一些建议,而最后一点我感觉也特别有用。包括我有时候在做项目啊,就是带实习生也好带学生也好做项目也是,就是如果一个项目不 work 的话,那我们就想一个新的 idea 呗。就是把它要么 pivot 一下,或者整个推倒重来反正对吧。我相信大家都是厉害的人,都是聪明的人,总能够做出一个很好的 project。这个 project 就不用吊死在一棵树上嘛,这棵树不好换一棵树接着做。

Ray:那我现在可能比较情绪化,但是我导师最后给我写了一封邮件,我最后彻底决定 quit 的邮件。他里面说了一句话,他是以一种很 gentle 很 wise 的一种角度说,以他当导师几十年的经验,觉得我不读对我更好。在我看来完完全全是,这就怎么讲,是滥用职权。他们当老师当的时间久了,你也没有资格对我这样说,对不对。这是我个人的一些事情,我相信绝大部分同学,只要跟我不是一个老师,不太可能遇见上这些情况。

李丁:那今天最后的一个分享的一个大块的事情就是,你这个 quit 之后,找工作呀一些这种技术性的这种问题,比较 technical 的一些建议,这个过程,你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吗?

Ray:今天可能更多讲 PhD quit,我其实没有专门就是说强调找工作这一部分。因为这个东西,就是找工作的人才有用嘛。但具体到找工作这一部分的话我觉得还是第一点要勇敢,就是说你永远不可能准备到完善以后再去找工作。我们组之前那位师兄 LeetCode 刷了一千多道,他面了六家公司,拿了六家公司的 offer,百分之百通过。他告诉我,你没有必要面那么多家公司啊,浪费时间。我个人是面了二十来家公司,挂了十几家,最后录了七家。最后这七家里面有大公司有小公司,看起来是非常不错的一个结果。但是我八月底的时候,我 LeetCode 刷了四十多道,接近裸奔的一个状态,上去面其他的公司。包括遇到很多 system design,包括很多 behavior questions。确实刚开始几家面得非常的差,但还是那句话,我觉得是要勇敢。勇敢这个词,我这段时间是把它写在我卧室的小白板上,因为那段时间我认为我是没有任何依靠。没有任何的这种,因为 PhD 的事情是已经断掉了,我没有任何的成本,或者是没有任何的资本,支持自己再走下去。这种情况下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内心,就只能说要勇敢。就是在别无所求,别无所有的情况下要勇敢,就是勇敢这两个字。所以说好好的去准备好好的去刷题,面试。对方如果有不耐烦的情绪,记下来,说明你现在的回答不够好。总而言之是,你永远不会有一个完完全全能够准备好这个时机。早一点去投,早一点去面,勇敢的去面对结果。挂了十几家,而且好几家是连着挂的,特别是我好想去的好几家好公司,连着挂下来,也是很僵的一个状态啊。但最后不管怎么说,我认为我的这种写代码的能力也好,这样的奖励也好,最后在硅谷现在的市场上,还是拿到了他应有的价格。我最后的工资,其实也是按 PhD 这个标准开的,相当于个 SDE2 的一个顶包。就换句话说我就算 PhD 毕业,我工资很可能加不了一分钱了,因为他已经到顶了。所以说是真的是很高很高的一份工资,对我也是很感激的一份工资,最后还是得到了应有的认可。但这个过程非常的曲折,因为我这个时机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所以说,真正到找工作的时候觉得还是两个字,只能说是勇敢。

李丁:我感觉今天这个分享都非常的,跟跟其他很多往期的节目不太一样。我感觉今天因为你正处于整个过程当中么,所以说我感觉也是非常的情绪化呀。我感觉跟大家分享一些都非常的真切,我感觉这个相信听众应该可以感觉到你分享的这些真切。在收看或者收听这期节目的这个 PhD 听众,我感觉在 PhD 的这个读的当中,遇到这种 ups and downs 啊这种各种起伏都是非常常见的。我们刚才提到的这个 Ray 提到的这些方法,各位可以进行尝试。其实无非就是多跟人沟通呀,给自己更多的信心啊,跟多跟更多人交流,这样子的话就确保你不要被学术界的 PUA 所打倒。

Ray:最后一点其实我觉得,如果要升华一下整个主题,我觉得也是你刚刚讲到的,人生不过短短百年吧。你站在那个角度去看,现在遇到的一些问题,是说自己二十来岁这几年遇到的一些问题,其实怎么讲都是漫长人生的一步。整个过程其实我最信任的人是我奶奶,我奶奶她其实是初中文化,农村出来,好不容易到一些小县城安家乐业这么一个状态,但是我奶奶,其实对我学业上从来没有过任何要求,她都只会说身体健康就好。因为奶奶他本身是经历过中国最动乱的年代,包括后来改革开放高速发展的时代,她都有经历过。就包括这种巨富了,到后来真的是关进去了这样的人,她也知道。对她来讲其实是身体健康,每个孩子都是能够回去,对我奶奶来说是最重要的事情。所以我觉得还是那句话,放到人生不过得到百年的角度上来看,很多的痛苦我们还是可以接受的。

李丁:我感觉你最后这个这个共同的升华挺好的。我最喜欢在我节目结尾最后来一个升华,因为我感觉,我希望这个节目就是说,这个 contact 非常重要,因为毕竟我们是针对比如今天这个节目来讨论,这个 quit PhD 这个整个体验。但是我希望这些听众能够把它能够帮助到他们更广的情景上面去,这个升华是我觉得挺好的。Ray 也在写一篇这个关于他 quit PhD,包括找工作一篇博客,感兴趣的听众也可以在收 show notes 里面找到这个这篇博客的链接。Ray,在这个最后你有想跟大家说的吗?

Ray:首先很感谢李丁啊。我觉得你也是很好的一个 PhD 毕业,或者是进入工业界的一个榜样。我想说,人生也是有很多这种可能性的么,包括你最近采访的嘉宾,也是有各种各样背景的,对吧。所以说是我还是想着说是毕业以后,进入业界,特别像一份硅谷大厂的一份工作,也是挺好的一个机会。我希望自己以后的人生能够跨过这种代码的这种 scope,就是说跨过这种工作,希望自己也能找到一些其他的一些乐趣也好。就希望自己的人生不只是局限于硅谷,不止是局限于写代码这么一件事情。

李丁:平常我也看了你那些博客,觉得你的思考也很有意思,相信你也可以实现

你刚才提到这些目标。那我们这期节目就到这里了,谢谢 Ray 的分享,我们下期再见。



如果你的节选是50字以下,文字的授权是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CC BY-NC 4.0)

如果你的节选超过50字,请联系李丁获取合适的授权。